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专访|伤病专家:波尔津吉斯的伤病不算严重 和韦德&罗斯的不同

不久前,独行侠官方已经公布了球员波尔津吉斯进行右膝外侧半月板修复手术的消息,不过大家心知肚明的是,对于在季后赛中第一场受伤的波神来说,他几乎不可能等到湖人快夺冠的时候才进行手术,因此他实际的手术时间肯定早于球队官方所公布的这个时间。这也说明独行侠的公关团队优秀地完成了封锁消息的工作,球迷可能并不喜欢这样,但这是他们的工作。对于波神的伤势和他手术后的恢复情况,我认为需要进行一些讨论,因为这不管是对独行侠,还是对进入休赛期的联盟来说,都很重要。

在波尔津吉斯受伤报销之后,大家知道他肯定会通过手术的方式来进行恢复,因此官方宣布的他接受手术的消息都在意料之中。与此同时,The Athletic咨询了一位著名的训练师和运动损伤分析专家、NBA首个伤病数据库的创立者——杰夫-斯托茨,目的则是为了更加深入右膝外侧半月板撕裂这种伤病的情况。在斯托茨经营的网站上,你可以看到那篇广为人知的锡安半月板伤势的分析报告,还有许多其他伤病的信息;而他的咨询公司SMART与多支NBA球队都有合同在身,这也使得他能比其他人更加直观地研究特定伤势所进行的手术会对运动员造成何种影响。以下便是斯托茨先生接受The Athletic采访的内容:

记者:关于波尔津吉斯的伤势,我想知道半月板具体在身体中起到一些什么作用,对球员来说受伤意味着什么呢?

斯托茨:每一个人身上都有两个半月板,它具有减缓施加在膝盖上的压力的功能,就和汽车的减震器,或者是我们脊椎中的椎间盘所起的作用一样。半月板具有一定的弹性,能够减缓压力,这是因为它由一种特殊的软骨——纤维软骨所组成。半月板分为内侧和外侧两部分,波尔津吉斯受伤的是外侧半月板,这是非常重要的部分,在关节的运动中,它在膝盖中滑动,以此来进行缓冲。

记者:独行侠官方消息中透露出,波尔津吉斯的手术被推迟了,是因为他们一开始寄希望于半月板能自行修复吗?

如果半月板受伤,首先我们需要明确该采取怎样的治疗方式。这就和我们处理不动产时要观察其地理位置是一样的。整个半月板由好几个区域组成,有一些区域是有血液在流动的。对于外侧的半月板来说,如果受伤的地方有大量血液流动,那么自行治愈是一种可行的治疗方式。但如果受伤的地方离内侧半月板越近,那么需要通过手术来进行干预的可能性就越大。其实,我们并没有办法详细了解波尔津吉斯伤势的全部细节。他是在与快船的第一场比赛中发生对抗而受伤的,大家只知道这些。像伤病的细节,比如撕裂发生在半月板的具体哪个位置,或是撕裂的大小、还有形状,这些我们并不清楚。但是波尔津吉斯在受伤后又打了两场比赛,这对我们来说是个好消息,我们基于此认为他的撕裂应该是半月板外侧的撕裂,而且情况并不严重。独行侠的医疗组给他打了PRP(富含血小板的血浆),在这之后他又重新回归了赛场,这表明PRP对他伤病的治疗是有效果的,同时也可以说明他遭遇的撕裂情况并不严重。在注射PRP之后,球员通常需要过经过一段时间来确保膝盖的反应,为手术做好准备,然后才会进行手术。在注射PRP到进行手术的这段准备时间里,球队通常需要解决因为半月板撕裂而出现的其他情况,例如,球队要保证球员在安全的地方进行活动,或者是帮助球员对伤处进行消肿等。所以,即便波尔津吉斯没有在伤后立刻手术,球队和球员也都做好了之后要做手术的准备。我们在社交媒体上得知波尔津吉斯一直保持着运动量,这也可以看出他的伤势不是非常严重。波尔津吉斯和独行侠最后还是决定进行了手术,因此需要我们做的也就只剩下观察他的术后康复进程,并评估在康复过程中出现的所有情况。

记者:从你的话中可以得知,波尔津吉斯的手术是修复他受伤的半月板,而是不是选择摘除。摘除半月板的手术经常能让球员更快回归赛场,但是从长期来看,这会出现很多问题,是否如此呢?

斯托茨:你说的不完全对,因为这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球员受伤的位置。关于半月板的手术一般有两套方案,一个是修复,另一个是直接摘除。但是对半月板进行修复也是有限制的,如果半月板受伤的位置无法进行修复,那球员只能直接摘除半月板。半月板修复手术的恢复需要很长时间,这个周期往往都是好几个月而并非几周,这与半月板摘除手术不同,摘除半月板之后,球员一般几周时间内就能恢复。所以我们需要看看波尔津吉斯受伤的具体位置在哪儿,这决定了医生要采取哪种治疗方式。独行侠的医疗团队由凯西-史密斯领导,他们在应对半月板伤势上有丰富的经验,他们曾处理过JJ-巴里亚和贾勒-梅克尔的半月板撕裂的伤病,因此他们是值得信任的。我认为他们会竭尽全力,保证波尔津吉斯能够以最好的状态康复,这样他依旧能够保持自己的高水准表现并打出精彩的比赛。

记者:老实讲,我已经忘记梅克尔这个球员了。

斯托茨:在半月板撕裂伤势的这个话题上,他接受过的治疗还是可以拿来做参考的,其他时候,涉及到这位球员的话题可能不多。

记者::那再概括一下读者和我自己对这个伤病的认识,也就是说当球员的半月板撕裂,而且撕裂的位置是无法进行修复的,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就只能做摘除手术,但是这个摘除手术所针对的只有受伤的部分,而并非整个半月板,是吗?

斯托茨:正如你所说,医生手术时只会摘除伤处的软骨,从操作上来说,这并不难。但是摘除之后,未来会有影响吗?我只能说产生并发症的可能性很大。而这个影响是否是长期的?这是肯定的。但不管怎样,对于球员来说,半月板部分撕裂这种伤病还达不到终结他们职业生涯的程度。

记者:所以,和德里克-罗斯相比,波尔津吉斯这次的伤病是不同的,罗斯遭遇的伤病导致他半月板的大部分都被摘除了。

斯托茨:没错,如果半月板的大部分都摘除了,那么在运动时,关节间的摩擦会更加频发而且非常剧烈。韦德和罗斯都摘除了半月板,我们也看到了这对他们的影响,和他们相比,波尔津吉斯的伤要轻得多。事实上,对NBA球员来说,他们中的大部分都存在不同程度上的半月板的问题。像钱德勒-帕森斯,单说半月板伤势的话,他的伤病不算严重,他的伤病问题现在这么难以解决,是因为他自己的软组织有其他先天的问题,而非是半月板伤势造成的。幸运的是,波尔津吉斯的伤病只是单纯的半月板问题。

记者:按照你所说的,波尔津吉斯这次伤势并不严重,这对他在未来恢复健康并重回球场具有重大意义。其实,接下来我想就波尔津吉斯的健康问题说说我自己的结论,这听起来有些疯狂,但我想让你听听看,我想说的主要有三件事,而且我认为它们是正确的。第一,波尔津吉斯是一个221cm的大个子,而且他已经接受过了ACL(前交叉韧带)和半月板手术。当然,现在NBA的医疗团队有足够的能力来帮助球员克服ACL和半月板的伤病并恢复健康,但是作为一个经常会出现膝盖伤势的球员,波尔津吉斯的伤病不能不说是个隐患。

斯托茨:诚然,我们不能忽视他的伤病史。他是一个非常特殊的球员,你从没见过哪个大个子拥有他的移动能力或是像他这样打球。但当他进入内线拼抢时,他会发生很多的身体接触,你的腿或是膝盖会遭到冲撞,这时候你就会有受伤的风险,而且当你越高的时候,这种风险也越大。不过这次的受伤与之前ACL那次不一样,上次是无对抗的受伤,而这次波尔津吉斯是因为马库斯-莫里斯撞到了他的膝盖而受伤的。因此,独行侠需要尽力保证波尔津吉斯不出现别的什么问题。事实上,在来到独行侠之后,球队在他过去的打法上做了一些变化,他在场上的移动更加灵活多变,表现也更出色了。而在球场之下,独行侠也时刻关注着他的身体状况,他们把波尔津吉斯的健康状况维持得很好,这让我们几乎不用担心他那次ACL的伤病。不过现在,波尔津吉斯又出现了新的伤病,这是球队需要去解决的问题,同时,他们还要帮助他降低未来再次受伤的风险。

记者:接下来是第二件事,你之前也说到了,波尔津吉斯和传统大个子们的打球方式是不同的,以前也有和他一样甚至更高更瘦的球员,就像贾巴尔,但是他不这样打球。在当下的NBA中,球队比赛时都在追求球场空间,球员们的跑动比以往增加了。在这种环境之下,我们都需要重新认识像波尔津吉斯这样的大个球员在场上扮演的角色和发挥的作用。

斯托茨:现在的比赛方式和之前不同了,这也催生了新的风险。现在,大个球员们都被要求能投三分,这带来了一些新问题:大个子们往往需要同时保障内线和外线的进攻和防守,这样的任务对他们来说是否太重了?大个子们一般臂展都很长,在充分发挥臂展优势的时候,是否能减少一些他们的跑动?在比赛时,他们有没有办法少跑动一些?这些看上去是小事,但对大个子们来说非常重要,而这些刚好能说明波尔津吉斯的特别之处,他在具有221cm身高的同时还具有敏捷的移动能力,这是很少见的。因此,独行侠需要在他的消耗和比赛时间中找到一个平衡点,这样才能在场上最大程度发挥他的优势。过去一个赛季,独行侠的团队在这方面做得很不错,他们一直很小心地规划着波尔津吉斯的比赛,而波尔津吉斯本人也正在逐渐地从伤病中恢复过来。

记者:不好意思,打断您一下。我们知道,波尔津吉斯很特别,联盟之前从未有过这种类型的球员,这是否意味着关于他的伤病治疗和健康维护,在联盟中没有例子可供借鉴?我的意思并非是说他的职业生涯会怎样,而是说不管是积极的层面,还是消极的层面,都没有先例可以拿来供我们参考。

斯托茨:没错,没有人像波尔津吉斯一样,同时拥有这么多特质。有的球员个子很高,有的则很强壮,但是他们无法同时拥有这些。而波尔津吉斯高大壮硕,还拥有与他的体型不相符合的细腻技术和灵活移动,他同时拥有这些技能,他就是一名独角兽一样的球员。

记者:接着是第三件事,即便波尔津吉斯没有发生伤病,他在常规赛中也应该坚决地轮休或者进行负荷管理。独行侠如果能按这个方式执行,那么将会减少他的受伤概率。从我看比赛的感觉上来说,我认为如果减少一些比赛场数,那么他受伤的风险也会降低。您怎么看?

斯托茨:从负荷管理的层面上说,减少他的比赛场数是可行的。你知道的,在球员健康方面,负荷管理已经是热门话题了,像马刺就一直坚决执行它,而且他们也确实从中受益良多。不过,不止马刺,其他一些球队也尝试过,但是没什么效果。而对于一些球队来说,比起球员健康的维护,先想办法赢得比赛才是更重要的事。对于独行侠来说,他们需要采取稳当的措施,因此让波尔津吉斯轮休是可行的,事实上,球队在上赛季也已经这么做了。现在,波尔津吉斯受到了伤病困扰,这更说明了球队让他在常规赛轮休是必要的。

记者:现在是最后一个问题了,在圣安东尼奥,我们见证了诺维斯基的最后一场比赛,你对此有什么感觉吗?

斯托茨:那时候我感觉很虚幻,仿佛这不是真的。我是地道的达拉斯人,这么多年我都是独行侠的球迷。为了看诺维斯基最后一场比赛,我去了圣安东尼奥。你知道的,我和你也是多年的老朋友了,在开赛前我们还聊了一会儿,然后我们就开始和球场内的所有球迷一起向他致敬。当时球馆内的气氛让我非常兴奋,我当时心里在想:是的,这就是他的最后一场比赛了。诺维斯基是一名伟大的球员,他的整个职业生涯都只为独行侠打球,从我上高中、大学、研究生乃至结婚成家,他都是独行侠的核心。我真的想立刻把诺维斯基退役时的情景讲述给我的妻子和孩子听,那真的是一个伟大的时刻。

记者:他顶着德鲁-尤班克斯的防守命中了他的最后一球,这不单单是一粒进球,而像是诺维斯基职业生涯的缩影。

斯托茨:哈哈哈哈,你之前说没想到我会提到梅克尔这个球员,说实话,我也没想到你还会提到尤班克斯。

记者:那确实很有意思。诺维斯基打完最后一场比赛的当天,直到那场比赛过去一周了,我整个人都仿佛还处在混乱之中。那段时间我拼命地采访其他人并将采访内容其写成文章。他退役那天,我在整个球场中寻找采访者:我采访了乔纳森-科恩布里斯,还有一个我的大学朋友,他刚好在现场看球,还有一个从日本来的独行侠球迷。在今年年初的时候,我还一直想着要写一篇有关诺维斯基的故事和关于他最后一场比赛情况的文章。但是我忘了那场比赛的最后时刻我和谁待在一块了,后来,当我给你发短信想要咨询关于波尔津吉斯的伤病信息的时候,翻到了我们俩的短信记录,这才想起来当时我是和你在一起的。我真的抱歉,希望你别生气。

斯托茨:这没什么。我们都知道,当时的情景太疯狂了。

记者:大概是在今年的早些时候吧,我一直试着将那天晚上,那场比赛的回忆写出来。我写的是:我看到了诺维斯基职业生涯的最后时刻,当看到他在尤班克斯头上命中最后一球的时候,我站在看台上庆祝了很久。但是,我不记得当时和我在一起的是谁了,他是我的朋友,我们认识很久了,可能是我大学的某个朋友?但我记不起来了,虽然我一直在尝试着回想起他。如果我要找的人刚好就是你,而且你刚好读到这篇文章的话,请给我发个信息。结果,斯托茨,我今天采访的对象,居然是你。我相信,那个伟大的时刻将一直存在于我们心中。同时,对我来说,一直让我困惑的谜团也终于在今天解开了。

原文:Tim Cato

编译:晴天

人物专访

【来源:直播吧】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365体育在线_365体育娱乐平台 » 专访|伤病专家:波尔津吉斯的伤病不算严重 和韦德&罗斯的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