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虾米命悬一线网易云成“网抑云” 是要抛弃“老人”自救吗?

来源:《IT时报》公众号vittimes

30秒快读

1、虾米音乐被传即将在明年1月下线,网易云音乐还好吗?

2、大家可能都注意到了“网抑云”出圈,但没注意到的是,网易云音乐开始大刀阔斧地改版。

3、自网易云音乐上线播客,版权大户QQ音乐音乐也内测播客功能。

“网抑云”登上2020年度热词榜,大批以“抑郁”之名横行的青春疼痛文学在网易云音乐评论区出没:

“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我手腕上留下的伤疤,都是我心里种下的疼痛。”

“我想去大海深处,消失在这个世界,再放个漂流瓶给那些想找到我的人。放过我吧,我不想再看到这个世界和人了。”

“唉,你们知道一个13岁的男孩,坐在25楼的楼顶,一个人喝了7瓶江小白,抽了6包烟,是什么感觉吗?”

在较理智的“云村住户”(网易云音乐用户)看来,网易云曾经靠评论出圈,大多数用户还记得那些出没在地铁车厢的文字,在其中找到了共鸣。但如今,云村住户认为,评论区被一堆伪文青、装逼、无病呻吟、博取同情的发言扭曲。

不过即使一度因为“网抑云”而被“妖魔化”,即使曾经收藏过的歌曲开始因为版权问题下架,即使原本免费的歌曲听着听着就变成了VIP,有情怀的老用户往往还是舍不得删掉网易云音乐。

此前,位于“音乐App鄙视链”顶端的虾米音乐被传即将在明年1月下线,顿时在音乐爱好者之间引起一片哗然。继“网抑云”风波之后,一向拥有优秀口碑的网易云音乐也因为最近的一次改版画风突变。两个“互相鄙视”的玩家,前者因版权之争逐渐走向没落,后者因无法让人“专心”听歌而激起“民愤”。

网易云音乐大刀阔斧的改版,浓缩的或许是一个音乐平台强烈的求生欲。

图源:微博

01

让利给社交,会“真香”吗?

11月25日,当网易云音乐推出全新8.0版本后,老用户迷惑了。

过去的导航栏放在顶部“我的、发现、云村、视频”四个板块分工明确。用户可以直接在“我的”找到创建和收藏的歌单,去“发现”里寻觅新曲库,在“云村”里搜热评、交友,打开“视频”看音乐现场、直播、翻唱等。

然而新版本完全颠覆了熟悉的界面,将导航栏移到了底部,各个按钮的顺序重置不说,还增加了“播客”和“K歌”板块,其中播客由电台升级而来,原本的视频专区被合并到了“云村”下,五大导航里有三个都明摆着“社交”。

许多网友都因改版感到不适应:

“花里胡哨的东西整一大堆,给我瞄准定位,你们是听歌软件不是社交软件啊”

“不如多去买点音乐版权”

“进去找了半天没找到自己的歌单,绝了”

“是否考虑过因为‘简洁风格 单纯听歌’才钟爱云的用户体验?这是不要老人的节奏?”

自从网易云音乐改版后,陈南(化名)就被“云村”的新界面乱花了眼,如今这里涵盖的栏目包括视频、演唱、音乐安利、演奏、MV、生活、舞蹈和混剪,独独缺了他最钟爱的音乐现场。

因为新分类下的视频贡献者中不乏素人,导致他喜欢看的巡演视频变得很难找,“现在的视频分类没有层次感”。

偏爱小众音乐的莉莉丝(化名)曾经是虾米音乐多年的忠实粉丝,由于虾米的版权变少才转向了网易云音乐。

在8.0版本以前,她觉得网易云在交互上的感知都比较符合用户日常使用App的习惯,如今的侧面导航和底部大调整却让她很不适应,增加了很多层级,整体交互变得“负重”。

更多人还是怀念老版本的网易云音乐,怀念那个安安静静的听歌软件,少而精的功能,没有那么多花里胡哨的外衣。

02

播客“水土不服”

对于拥有网易云音乐达人称号的优质内容创作者,平台会提供现金激励、推歌激励、商业分成等福利政策,助其内容变现。

这些创作者包括歌单达人、Mlog达人、声音达人以及K歌达人,一些受欢迎的播客创作者还获得了声音达人的称号。

不久前刚申请成为声音达人的湛江Dj细粒的播客最高播放量超过1300万,早在2018年,播客的前身还是电台时,他就开始在网易云上传自己编排的音乐作品,百余首动感十足的电音填满了他的播单。

同年,他的一首《Friendships说唱改版》大火,几天内就吸引到了2万名粉丝。

他告诉《IT时报》记者,两年多来自己在网易云上获得的打赏收入不过200元,好在用户听过播客后还能私下联系他订制车载music,有助于促成交易。

网易云音乐改版后,播客入口从以往隐藏得较深的电台专区移步到了首页,其下划分了情感调频、音乐故事、脱口秀、创作翻唱等多个分类

湛江Dj细粒希望将来可以接触到更多的受众,现在他的播客就会时不时入选精品播单,获得更多曝光率。

然而,正是播单这个概念让播客与数字音频公司JustPod联合创始人、首席运营官杨一颇感郁闷。

自2018年成立以来,JustPod旗下已打造了《忽左忽右》《东亚观察局》《杯弓舌瘾》等多个播客,其中沙龙访谈类播客《忽左忽右》曾获得苹果播客“2019年度最佳播客”“2020年度热门播客”等多个奖项。

除了苹果播客、小宇宙等专业软件外,杨一觉得有电台基础的网易云音乐在调性和质感上是最接近播客的,遗憾的是其改版升级后的播客板块并没有达到他理想中的高度:“网易云音乐对播客的理解更像是音乐的辅助,还没有伸出爪牙去探索播客的生态。”

在杨一看来,播单就是一个“走弯路”的典型。因其照搬了歌单的玩法,用户可以像听歌时惯用的“喜欢”“收藏”操作一样将播客里的节目收录到自己创建的播单中去。

像这样用音乐的逻辑做播客会“水土不服”吗?杨一答道:“播客不像单曲,尤其是系列节目,如果单集被打散分发到播单里去,不太利于我们做节目。”另外,由于播单内容可以被转载,对创作者来说会有疑似“盗播”的感觉。

03

版权音乐QQ系独霸江湖

自从上周虾米音乐传出下线消息后,一条“音乐App鄙视链”逐渐进入大众的视野:“互相鄙视”的虾米和网易云音乐身居链条高位,“财大气粗”的老牌音乐产品QQ音乐反而落在被“绝对鄙视”的下风。

建立了QQ音乐、酷狗音乐和酷我音乐三大产品矩阵的腾讯音乐娱乐集团(TME)凭借强大的资金支撑,迅速构建起了版权屏障。

Mob研究院的《2020中国移动音乐行业报告》显示,在2017年TME成立前QQ音乐便大量购入版权,用独家争取用户,行业掀起版权购买狂潮以至版权费一路暴涨。

2019年12月,TME宣布参与收购环球音乐集团10%股权,至今已拥有3000万以上曲库,坐稳了国内行业第一的位置。

网易云音乐之所以“黑马突围”,主要是依靠在年轻群体中的共鸣和分享。

上述《报告》指出,网易云音乐五成以上用户来自一二线城市,且95后占比超过一半,足以说明年轻人对社交音乐的喜爱。其月均使用时长高达16个小时,几乎是行业均值的两倍。

然而面对QQ音乐这个最大的竞争对手,网易云虽然努力扩张版权地图,仅2020年就大手笔地与数十家版权公司达成了独家合作,但是头部音乐人资源的匮乏仍是软肋。超过四成的网易云音乐用户同时也是QQ音乐的用户。

莉莉丝坦言,无论自己多么嫌弃QQ音乐不够“高大上”,想听版权歌曲时还是会偶尔跑到这里来。

04

中文播客的“小众高地”

输在了版权起跑线上,另辟蹊径或许更可取。

与QQ音乐不同的是,网易云音乐不只定位于音乐播放器,还强化了社区地位,用户除了“听音乐”,还能“看音乐”“玩音乐”。

在视频方面,今年8月网易云音乐和抖音正式宣布达成合作,共同致力于“音乐+短视频”内容生态建设。

在播客方面,根据PodFest China发布的《2020中文播客听众与消费调研》,中文播客用户主力来自一线和新一线城市,且近九成用户学历在本科以上,与网易云音乐似乎也“不谋而合”。

播客《名家散文》《365读书》主播潮羽告诉《IT时报》记者:“相比头部平台,网易云音乐的播客受众基数要小一些,但是云村的朋友更愿意表达自己,会积极评论、转发,受众忠实度相对也高一些。”

尽管距离改版时间还不长,受众面尚无明显变化,可潮羽相信既然将“商品”摆到了更显眼的位置,被光顾的可能也许会更大。

“音乐版权竞争太残酷,加上Spotify(在线流媒体音乐播放平台)也在做播客,可能给了网易云音乐一个参照,可以满足社区内听众的多样化需求。”

杨一如是理解网易云音乐布局播客的逻辑,只是对目前平台试图用播客去加持音乐的做法不太认可:“看得出来网易云音乐想做出和其他播客应用及海外成熟播客产品不一样的地方,但是美国的产业已经很成熟,能创新的空间并不多,除非能吸引到更多创作者。希望平台可以大刀阔斧,少走弯路吧。”

作者/IT时报记者 李蕴坤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365体育在线_365体育娱乐平台 » 虾米命悬一线网易云成“网抑云” 是要抛弃“老人”自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