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央视曝光火箭军7枚洲际导弹一字排开 发射筒竖起(图)

来源:军武次位面

近日,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国防军事频道《军事报道》栏目对我火箭军某洲际弹道导弹旅的报道中,作为该旅主战装备的DF-31AG型洲际弹道导弹再度亮相,而且是在大漠青山之间、七枚洲际导弹一字儿排开,看起来异常威武。看样子,临近年底,中国人民解放军各军兵种都打算把自己的“看家本事”拿出来亮亮相了,不然,这种场面平时确实少见。

虽然在平时的公开报道中,绝少能看到7枚DF-31AG一字儿排开、被火箭军部队当做“背景墙”的盛大场面,但是估计不少读者对于火箭军这回亮出来的家伙还是觉得不够过瘾:毕竟,作为在2019年的国庆七十周年大阅兵上已经拉出来亮相的“大杀器”、堪称新中国“国之柱石”的DF-41型重型洲际弹道导弹难道不香吗?

相比之下,DF-31AG这种装备,早在2017年的“沙场点兵”中就已经亮出来过,更不用说它既然是“AG”,意味着DF-31AG的导弹相比DF-31A型性能提升都比较有限。临近年底就把DF-31AG拉出来亮相,难道是火箭军洲际弹道导弹部队在例行性的“哭穷”?

其实不然,在大伊万看来,DF-31AG这种主战装备,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火箭军洲际弹道导弹部队的战斗序列中,从研发定位上看,堪称是一件“承上启下”的主战装备;而从装备定位上讲,又堪称是一型性能最为成熟、战斗力形成最充分、可以“随时拉出去就打”的装备;

最后,从DF-31AG和DF-41承担的战术任务与性能对比来看,二者加上DF-5B系列井射洲际弹道导弹,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火箭军洲际弹道导弹部队承担的战略核反击任务中,可谓各有优势,共同组成了我火箭军部队的“大国盾牌”。

研发路径上:“承上启下”的装备

说DF-31AG型洲际弹道导弹在我火箭军固体洲际弹道导弹的研发路径上,是一型堪称“承上启下”的装备,很简单,只要看一看DF-31AG相比它的基准型号DF-31A和更早的型号DF-31实施了哪些技术改进就能明白了。从阅兵式照片中公布的信息、再加上官方媒体报道的消息可知,DF-31AG相比DF-31A起码在主要技战术性能上实施了如下“两大改进”:

一是对载车底盘实施改进。从DF-31和DF-31A的载车底盘来看,二者使用的是普通的汉阳HY-4330和4330A型半挂式底盘,该型底盘与普通的民用卡车底盘在通过性能上区别不大,不具备诸如俄军“亚尔斯”导弹配备的MЗКT-79221型TEL底盘所具备的全地形通过能力,相应地,其战役战术机动性与战场生存能力也都削弱了许多。

相比而言,DF-31AG在我火箭军机动式洲际弹道导弹中首次运用了万山特车的WS-51200系列TEL底盘,该型底盘具备一定的全地形通过能力,越野性能要远远好于老式的HY-4330系列卡车底盘,因此不用多说,DF-31AG的战役战术机动性能相比它的两个“哥哥”有了巨大提升。

二是对导弹的测地、发射系统实施改进。从DF-31和DF-31A的载车底盘与导弹包装-储运-发射一体筒底部构造来看,DF-31/31A的发射筒底部使用的依然是四个千斤顶式液压驻锄,发射前、发射筒起竖后需要将四个液压驻锄平放在经过校准的硬化地面上,否则发射时的巨大反作用力将对整个发射车的安全造成威胁。

同时,DF-31/31A在发射前还需要经过复杂的测地程序,明确发射车所在的坐标系之后,才能输入导弹射向等射击诸元,否则弹道末端精度几乎无法保证,简而言之就是DF-31/31A型洲际弹道导弹还只具备有限的机动发射能力,大多数时候需要预设一个或多个已经完成调平测地的发射阵位、导弹实施反击时也需要机动到预设阵地实施发射。

这种“预设阵地发射”模式属于早期机动式洲际弹道导弹的发射模式,由于预设阵地容易被对方旷日持久的航天侦察定位,故战场生存能力是相对比较低下的。

相对而言,DF-31AG型洲际弹道导弹在我军机动式洲际弹道导弹中首次实现了无依托发射和快速发射,从DF-31AG的储运-发射一体化筒体底部构造来分析,该型导弹首次运用了类似于俄军“白杨”、“亚尔斯”导弹的弹底缓冲结构,可能采用了金属+橡胶制造的缓冲大底,具备了在松软地形条件下的发射能力;

同时,由于DF-31AG型发射车使用了新的测地和定位系统,在发射车在预定发射地点停稳、到导弹起竖、再到确定坐标系、最后输入射击诸元所用时间被大大缩短,具备了快速反应和快速发射能力。相应地,战场生存能力与DF-31/31A洲际弹道导弹相比也有了质的提高。

最重要的是,“全地形通过能力”和“无依托、快速发射能力”这两大技术性能,对于新型机动式洲际弹道导弹来讲,堪称“门槛性”的性能,越过了这一门槛才算参透了机动式洲际弹道导弹真正的精髓。

否则,所谓的“机动式导弹”在实战运用中是有很大限制的,甚至只能被称作是“廉价井射洲际弹道导弹”,战时的生存能力甚至还不如经过发射井加固、可以硬抗5000psi地爆压力的重型井射洲际弹道导弹。

而我火箭军的机动式洲际弹道导弹部队,正是首先在DF-31AG型导弹上验证了这两大关键技术、随后才正式运用于DF-41型洲际弹道导弹上的,技术上“承上启下”的作用无疑。

在装备性能上“最为成熟”

说DF-31AG在装备性能上“最为成熟”、“可以拉出去就打”。也很简单,咱们只要看一看我火箭军目前依然处于在役状态、可能处于战备值班的几型洲际弹道导弹就好了。

首先是DF-5B型,这是一种液体燃料洲际弹道导弹,尽管我国理论上已经搞定了耐储燃料技术,从而使得DF-5B和R-36M“撒旦”一样可以保持长期战备值班甚至预警发射能力。

但一方面耐储燃料也不是无限储存的,尤其是四氧化二氮(红烟硝酸)这种具有腐蚀性的东西,对洲际弹道导弹的金属弹体危害巨大,故而所谓的“耐储”只不过是可以储存较长时间、每隔一定的时间还是需要把导弹弹体整体吊出发射井排除燃料进行检修的;

另一方面,从目前的国际局势来看,也很难说咱们的DF-5B导弹里面现在到底有没有燃料,毕竟目前形势还没紧张到战略导弹部队需要时刻预警发射的地步。故而,DF-5B的战备值班与快速反应能力是不足的。

而从DF-41型洲际弹道导弹的装备现状看,该型导弹相比DF-31系列,实在是有点儿“太新了”:很简单,作为一型列装部队没有几年、装备数量也没有全面铺开、甚至打完了定型试验的时间都不算太长的装备,DF-41型洲际弹道导弹的可靠性显然是无法与已经列装多年、处于完全成熟状态的DF-31系列洲际弹道导弹相比的。

也许在未来几年的时间里,伴随着越来越多的洲际导弹旅开始列装DF-41,DF-41将会成为我火箭军部队性能最好、最为成熟可靠、反应速度也最快的机动式洲际弹道导弹。但是,在它依然处于装备早期、在可靠性曲线上尚未达到“澡盆曲线”底部之前,DF-31/31A系列洲际弹道导弹仍将成为我机动式洲际弹道导弹旅中最成熟,最能“随时拉出去”的装备,而DF-31AG无疑就是这一最成熟装备中的中坚力量。

同时,大伊万认为,即使在未来几年中,越来越多的旅开始列装DF-41型洲际战略导弹,也并不意味着DF-31、尤其是DF-31AG这种“新锐型号”就到了该退出历史舞台的时刻。

很简单,即使是从装备更新换代的角度来讲,固体燃料洲际弹道导弹如果使用的是D406A之类的钢壳体,在维护、保养得当的情况下,装备个三十多年是没啥问题的,譬如美军的“民兵-3”型洲际弹道导弹,在地下井都部署了五十来年、延寿了好几次了还打算再用十来年。

相应的,作为在本世纪第二个十年才批量装备的DF-31AG,如果按照三十到三十五年的寿命期计算,足以用到本世纪中叶左右,这就意味着DF-31系列将会和DF-41系列洲际弹道导弹在装备序列中“长期存在”。

而从二者所承担的任务来说,DF-31和DF-41及其配套的核装置性能,多少都是为了打击强敌的特定目标而特化过。比如DF-31系列使用的大当量弹头,就相对比较适合打击强敌的城市核心地带,而DF-41使用的多个“小”弹头,就相对比较适合强敌遍布在东、西海岸,环绕在城市周边的诸多“大农村”。

总之,在打击战略任务中,不管是DF-31还是DF-41,都是大有用武之地、而且必将形成密切配合的,这也决定了,我们将在未来很多年时间里,看到中国人民解放军火箭军洲际战略导弹部队,继续把DF-31AG、甚至更先进的、性能更为逆天的DF-31X摆出来拜年的画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365体育在线_365体育娱乐平台 » 央视曝光火箭军7枚洲际导弹一字排开 发射筒竖起(图)